欢迎来到中国经贸文化网官方网站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名家访谈 >> 社会名流
我心目中的那棵大树——宛明星逝世周年祭
发布时间:2024-01-31 浏览数:248

张少中

(海南省安徽商会功勋秘书长)

2023年1月27日下午,突然接到蔡舒婷电话,她哽咽着告诉我:宛明星伯伯今天上午走了。

那天是农历兔年正月初六。

新冠加上原本的基础病,夺去了他刚逾七十的生命。

一年来,他的“三高”形象——个子高、额头高、嗓门高,时常浮在眼前、闪现心屏、潜入梦中。虽历历在目,但俱成往事,不胜唏嘘。

宛明星的去世,对于全国徽商秘书长这个群体而言,从此失去了一位热爱徽商协会、热爱徽文化研究的“秘书长的秘书长”,失去了一位重情重义、幽默风趣的好兄弟、主心骨,失去了一位爱家人、爱生活、爱朋友的老大哥。

就我个人来说,还有兄弟、师徒间的那种悲惜和惊愕,更有作为同道、同仁的一缕特别空落和伤戚的情愫。

他是我心目中的一棵大树,如今,树倒了,缤纷的落叶仍在眼前飘舞……

在经历了那场换肾折磨、走了一遭“鬼门关”之后,宛明星活得还是那样有滋有味、有板有眼、有情有义,甚至更加精致和讲究,比如彻禁烟酒、规律生活、饮食搭配、餐具消毒等等。他曾在不同场合讲述过与病魔抗争的过程,好像在讲一个与自己无关的别人的故事。他说:“求生是人的本能,谁不想多活几年,但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。人一生下来,就朝着死亡的规定目标走,谁也躲不过这个终极目标。既然病魔缠上你了,就只能跟他斗。斗赢了,多活几年,斗败了,认输,那也是命数”。在多年与病魔的生死搏斗中,他始终没有消沉,没有气馁,没有屈服,一方面配合医生诊治,另一方面也在做着对老伴、子女和协会的生活、工作安排。

宛明星虽为农家子弟,但半生行伍,阅历丰富,上进好学,沉着练达,一蓑烟雨任生平,惯看秋月春风。

和他的最后一次通话,是在2022年11月8日下午4点50分。电话是他打来的,委托我在海南给他代买六盒叫“甲波尼龙片”的药,我立马答应,并于次日办妥。那时,他声音洪亮,情绪甚佳,并用惯常的幽默问我:“最近有什么好段子发给我解解闷。现在疫情窝在家里,很无聊”。

我们的通话将近十分钟,他一直乐呵呵的。中间只有一句小有伤感的话:“少中老弟,我要是没那个病缠身,经常跟你们这些小兄弟们喝点小酒,多好。”我安慰他说,您性格开朗,身体底子好,平时又特别注意,会很快康复的。康复后我牵头办个庆贺聚会,跟您炸个“大罍子”。他听了哈哈大笑,笑声中充满了自信和达观。尤其他讲话时那种从容甚至不失幽默的心境,那种笑对生死、顽强乐观的状态,那种云淡风轻、悠然南山的超然,深深感染感动着我,此刻忆起仍不禁动容。

那次通话竟成了我们的线上永诀。

耳闻宛明星大名,始于2013年1月我正式担任海南省安徽商会秘书长。而第一次见面,是在次年的全国徽商交流协会的一个座谈会上,听他介绍如何当好商会秘书长的经验、体会,甚至秘诀。

他说,当好商会秘书长,首先要做到对五个字的融会贯通,就是听、玩、走、聚、治。

听:听会员心声、听各方面建议和意见;玩:搞活动要不断出新,要玩出花样;走:多走动,勤走访;聚:聚合人心,整合资源,凝聚力量;治:就是以服务促治理,以服务促规范,抓好协会秘书处的自身建设。

他还说,凡是工作五年以上的专职秘书长,都具备了一定的个人综合能力,积累了丰富的办会经验。而对于商会新人来说,要不断总结、不断学习、不断提高,做个有心人,才能快速度过“磨合期、适应期”,进入“成长期”,成为商会工作的“行家里手”。

他谈吐幽默,如数家珍。

一口庐江话,满满商会情。

听着他的“五字真经”,看着他自信的手势和神态,一种敬佩之情油然而生。此后,无论是围桌聚餐还是会隙交流,如我一样的新手秘书长们,总爱围着他转,不管是论道还是闲扯,风花还是雪月,天时还是地理,昨天还是未来,他都口若悬河、如淌如泄,我们听得开心过瘾,且多有收获和开悟。

2015年5月23日,中国商业文化研究会第五届会员大会在长沙召开,宛明星高票当选副会长兼秘书长,而我则被他推举为副会长。从此,我们交流更加频繁,近距离学习机会更多。

和宛明星友情的升华,是在三亚海滩上的一次深入交流。那次,他是陪同桂平会长的朋友来海南的,而我则作为蒋会成会长的“首席代表”全程服务。在短短两三天的接触过程中,我深深惊讶于明星兄旺盛的精力、虑事的精细、对人的热诚和对工作的执着。

每天早上7点刚过,他的电话就来了:“我已经在海边溜一圈了,快下来就餐吧”。然后就一起商量一天的活动安排。他总是那样精细、周到、具体、合理、节约,且处处为他人着想。

晚上八点以后,则是我们俩海滩散步闲扯的时间。

说闲扯亦不尽然,因为我们的话题虽然广泛,但几乎每次谈话都与商会工作有关,都与如何当好商会秘书长这个话题有关。

那时,我在秘书长工作中遇到了一些烦恼的事情,具体说就是你无论如何尽心尽力的工作,总是不被某些人理解,甚至误解。我很苦恼。也很无奈。甚至有了“打退堂鼓”的想法。我赌气地说,已经是职场退休的人了,也不年轻了,还有个中国作协的头衔,不打算再受这些闲气,躲进小楼成一统,静心写点小文章,岂不舒心快意!

宛明星突然笑了,他说,老弟呀,特朗普70岁了才当总统,邓小平73岁才重新出山,任正非70多了还在经营华为。说近一点,广西的卢光明快八十岁了还是秘书长,我也比您大几岁还是秘书长。小老弟,好好干,前途无量!

接下来,他给我传授了一段既振聋发聩又茅塞顿开的真经。他说,作为商会的秘书长,一定要有气量,要能吃气、受气、忍气。因为你的位置,决定了你的“境遇”,你也许委屈,也许不服,但这就是你的选择。

“商会强不强,就看秘书长”。一个商会的强、齐、大、活、新,是大家集体努力的结果。一个商会的弱、散、小、乱、差,那就是秘书长一个人的责任。公平不公平,这就是现实。

你可能面临着一百种客观因素,一千个困难问题,一万名性格迥异、诉求不同的会员,但大家就聚焦着你一个人。用放大镜、显微镜、望远镜来审视你,让你无处可逃。

一场活动、一次接待、一个会议、一纸发言、一篇报道、一份文件、一封贺信、一个桌签等等,商会的方方面面、角角落落、大大小小,你马虎不得。100减1等于0,有时一点失误,前功尽弃,什么功劳苦劳操劳,顿时灰飞烟灭。

人都是感情的动物,但在商会里,你感动天感动地,就是感动不了一些人。他们认为:你再勤奋、坚持、耐心、拼搏、刻苦、努力、专注、敬业、包容,都是应该的,都是必须的,都是天经地义的。相反,秘书长谈薪酬、待遇、福利、上升空间、职业规划等等,都是不对的、不该的、不合时宜的。

你包容了商会,包容了大家,包容了一切,很多人就是无法包容你,这就是你的角色定位。

所以,作为秘书长,你在商会中每一步如何走,每个人如何处,每件事如何做,每个活动如何搞,都是有学问和艺术、方法和规则、原则和底线的。

在这条路上,你可能会遇到谩骂、攻击、中伤、诋毁;也可能有举报、挑拨、造谣、恐吓;更会有误解、误会、委屈、痛苦;更多的是困惑、迷茫、无助、失落。

那么,怎么办?既然你无法改变世界,就要锻造自己;既然你不能改变别人,那就努力改变和升华自己。能吃气,是勇气;能受气,是胸襟;能忍气,是境界!

那晚,三亚湾风平浪静,而我的内心却心潮彭拜、万马奔腾……

在今年1月29日的宛明星追悼大会上,国际徽商交流协会会长张桂平在悼词中说:“宛明星同志与我们永别了,我们深切地缅怀他。虽然他已经离开了我们,但他脚踏实地、忘我工作的奉献精神;艰苦朴素、勤俭节约的优良作风;坚持原则、秉公办事的高尚品德值得我们永远学习和怀念!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,锚定目标,振奋精神,以一流的作风、十足的干劲,奋进的姿态、有力的步伐,努力工作、接续奋斗,打造更加优秀的徽商团队和更加壮大的徽商事业,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!”

宛明星走了,他的生命止于72岁。据说,在另一个世界里,岁数是要倒过来写的,那就是27岁。27岁,正是做大事业的起点,那么,更多商会的工作,很多未竟的事业,明星都会做得更好。明星兄,在那个没有病痛折磨、没有人事烦扰、没有生死界限的天国里,继续实现您未酬的壮志吧!

在一年一度的国际徽商精英年会即将召开之际,写下这些文字,献上一瓣心香,既是对逝者的追思和悼念,对前辈的感激和崇敬,同时与各位年同仁激励共勉!


经贸文化网
 版权所有  站内内容未经授权使用,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.